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悼念唐程(晓露原创)  

2017-03-02 00:1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念唐程——讲述三线人的故事

作者:晓露


悼念唐程(晓露原创) - 晓露* - 作家晓露的博客

 

悼念唐程(晓露原创) - 晓露* - 作家晓露的博客

 

 

唐程是唐仲武的笔名,他是国营天兴仪表厂的退休职工,也是四川省作家协会的作家;他是我一个子弟校同学的父亲,我工作后,曾和他在一个单位工作,按工厂的习惯,我称他唐师傅。

从1966年至2000年,在重庆南川县金佛山脚下的天星沟里,深藏着一个三线国防厂——国营天兴仪表厂,我和唐师傅就在这个工厂工作。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刚参加工作的我和唐师傅同在厂检验处理化室工作,他是化学分析组的组长,是工人技师,我是热工仪表室的见习技术员。

唐师傅在工作上是技术骨干,他和其他人不一样,空闲的时间很少参与闲聊,总是趴在桌子上写东西。听说他是一个作家,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我对他肃然起敬。

唐师傅觉得我年龄虽小,但还有点文学素养,所以愿意和我谈论一些文学的话题。他经常将他写的小说草稿拿给我看,叫我提意见。唐师傅的手稿,都是用报废的记录表格书写的。他写的小说,基本上都是描写男女青年之间微妙的爱情故事,每次都看得我脸红心跳,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到20岁,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每次看完后,我就急忙把文稿送还唐师傅,我除了会说“写得好”之类的恭维话,哪还敢提什么意见。

那个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手机,写作全靠用钢笔一字一句地书写出来,写完了改,改了又誊写,一篇文章可能会翻来复去抄写好多遍,直到自己都认为满意了,才小心地装在信封里,贴上8分钱的邮票,按报上的投稿地址投出去,然后就是漫长的毫无希望的等待。那个时候,要发表一篇文章实在太难了。自己投了稿的报刊,每天都要认真翻看一遍,生怕看漏了自己的文章。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唐师傅仍一直坚持写作。天道酬勤,唐师傅在写作上收获颇丰,并参加了四川省作家协会,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他是我们几千人的大厂里,唯一一个成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的人,而我能够成为厂里第二个参加省作家协会的人,则是30年之后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唐师傅收到的信最多,几乎每天都有一封或数封。这些信中,有稿件入选的通知书,有文友的来信,有刊登了他的文章的报刊,也有不少退稿信,当然,还经常有汇稿费的汇款单,而这是最令人羡慕的。

有一次,我鼓足勇气将自己写作的文章拿给唐师傅看,唐师傅非常认真地看完了,然后郑重地对我说:小刘,你语言流畅,用词准确,中心思想突出,有很好的语文功底,多写多练,是能够写出好文章的。这篇文章中的这一部分,单独看,写得很生动,但从整篇文章来看,是多余的,建议砍去。好文章不在于长,而在于精。凡是与主题无关的,不管写得多么好,都要狠心砍掉,不要心痛。唐师傅的这番教诲,令我茅塞顿开,至今仍是指导我写作的座右铭。

因从事的是有毒有害工种,唐师傅55岁就从工厂退休了。退休后,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写作中去。为了写出真实反映川东游击队的故事,他到石柱县蹲点几年,深入大巴山采访,写作了三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方岳魂》,此书于2006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

2007年,已经69岁高龄的唐师傅又将自己几十年中发表过的散文整理出来,汇编成散文集《眷恋》。唐师傅的《眷恋》出版时,我还在厂里上班,他托他的女婿将书转送给我,为此,他专门打电话告诉我,几次三番问我收到书没有,看过没有,看了有什么心得。他的认真,令我诚惶诚恐,于是将书认真地通读了一遍,精彩的文章还要反复阅读。在此书中,唐师傅用“眷恋厚厚的热土”、“眷恋浓浓的亲情”、“眷恋多彩生活”、“眷恋绚丽青春”为小标题,将文章进行分类。“那种浓浓的厚厚的乡土情结,那种一往情深的喃喃低语,那种对土地上生长万物的深深怜爱,那是怎样的喜人动人感人啊!”(摘自邹景高《我爱〈眷恋〉——序唐程散文集〈眷恋〉》)。

在这本书的后记中,唐师傅用一篇短文总结了自己的一生:

学习写作四十余年,以诗歌创作为主,偶尔写点散文、随笔,记叙逝去的岁月,抒发胸臆。步入中年以后,缪斯离我远去,改做小说。自觉一生勤奋,累积有诗数万余行,小说文字数百万字,发表者略占十分之一,收效甚微。老之将至,想把少许见诸于世的散文集结起来把玩,羞愧难当,捧给曾教育过我、帮助过我、热心支持过我的老师、亲人和朋友,请您们笑纳、雅正,在此一并致谢。

作为一个技术工人,我曾努力不懈地钻研过业务,把年轻的生命投掷在学海中,孜孜不倦地追求,把一个仅读了几年书的半文盲打磨成一个具有中级技术职称的工人技师, 在本职岗位上成为一个顶尖的全能人物,能独挡一面,拿得起放得下,沾沾自喜于对得起抚养我的父母和国家;作为一个有志男儿,不满于现状,永远向着高处攀登,总想给社会留下点什么来回报生我养我的时代,又把仅剩的一点余暇乃至睡眠时间投进文海中挣扎,苦读、苦记、苦学、苦练,倒也庆幸留下些许属于自己的文字,记录下我的心迹,我应该满足了。

2017226日下午2时30分,唐师傅与世长辞,享年79岁,他是头天下午在菜市场买菜时突发疾病昏倒在地后,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噩耗传来,令我思绪万千, 一幕幕往事如放电影般浮现在脑海里,特作此文,以为悼念。


                                                            2017年2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