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想起了爱说爱笑的五保(晓露原创)  

2016-07-06 00:5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泸州人称母亲的姐姐为姨妈,称母亲的妹妹为保保。五保是我母亲的五妹,所以我叫她五保。

我几岁的时候,有一次跟随母亲到五保家去。在石梁村坐上公交车,二十分钟左右,在石包湾下车,然后沿着一条石板路往前走,经过一个木牌坊,五保的家就建在一大片农田之中裸露的青石上。

农田里秧苗绿油油的,五保挽着裤腿正在田里忙碌,老远地看见我们娘俩,哈哈声就响起来了:

“哎呀,四姐来了,王幺妹也来了,才稀罕哟,快到屋头坐。”只有我母亲家的亲戚才叫我王幺妹,我父亲家的亲戚则叫我幺妹。

说完,五保就麻利地从田里出来,在田边浇着田里的水洗干净了手脚。五保身材高挑,长得很好看,长得特像我妈。

“王幺妹来了没得啥子吃的,我去砍两根甜水子来。”五保拿着镰刀走到房屋旁边的高梁地里,砍了两根高梁杆,去掉尖和叶,再砍成尺来长的几截,就交到了我的手里。“拿到,撕来吃起耍,甜得很。”

母亲和五保摆龙门阵摆得亲亲热热。五保问母亲走的哪条路来的,母亲说走的木牌坊这边这条大路。五保说,那个木牌坊啊,怪得很,有人晚上从那里过路,就像被鬼颠得一样,转来转去又转到木牌坊下面去了,转一晚上都找不到路。

五保说,没得啥子吃的,我推豆花给你们吃。

我听爸爸说过,泸州人最真诚最隆重的待客方式就是推豆花给客人吃,因为推豆花是最麻烦的,需要花很多时间和功夫。泸州人说的“推”是指用石磨磨的意思。

五保打了两筒黄豆,和母亲一起用石磨把黄豆推成粗糙的豆瓣,再放到清水里泡半个小时。据说,泡的时间短了或长了做出来的豆花都会减少。

黄豆泡好了,母亲和五保就开始推磨,将泡涨的黄豆磨成豆浆。她们在石磨上上了一个磨兜,可以两个人同时用力推动石磨,可以省很多力气,我就站在石磨旁,有节奏地往石磨的磨眼里添加和着水的黄豆。

白花花的、带着豆渣的豆浆沿着石磨流下来,流到磨槽里,再集中到磨嘴里往下流,流进了木桶里。

豆浆被倒进大锅里。五保点燃了柴火,用大火将豆浆烧开。豆浆烧开后,再倒进一个白色的粗布口袋中过滤出豆渣,真正的可以喝的纯正豆浆就做出来了。过滤后的豆浆再倒回锅里,用小火烧开。母亲将胆粑(即盐卤)化成半碗卤水,用锅铲舀了卤水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放进豆浆里。白色的豆浆慢慢地和水分离,变成了一朵一朵白色的豆花,母亲再用筲箕轻轻地压实,豆花就连在了一起。再烧略大的火,将豆花煮得老嫩适中,就可以食用了。

五保用另一口锅放一点油,将干海椒和芝麻炒香炒脆,放进石碓窝捣烂、细后,放上一大勺盐和一大勺热豆浆,再捣成粘稠的、香喷喷的“糍粑海椒”。

吃饭的时候,任大队会计的蔺姨爹回来了,五保家的五个孩子也放学回来了,很热闹的一大家子。豆花微甜绵软,醮着放了葱花的糍粑海椒吃,太好吃不过了,满满一大锅豆花很快就被一扫而光。

后来我八岁的时候随父母离开了泸州老家,见到五保的日子就屈指可数了。直到父母年岁已高的时候,为了陪伴思乡心切的父母,我回泸州的机会才多了一些。这时候的五保已是七十开外、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了,并且随着城市化进程,早已成为城市的新市民了。说来奇怪,五保一个曾经的农村妇女,却身板毕挺,皮肤白皙,再配上不掺杂一丝黑的满头银发,那天然的华贵气质,不是金钱可以打扮得出来的。

五保还是那么爱笑。她扑上来,抱着我又说又笑,说幺妹最好了,我最喜欢了。又举着满满一杯酒对着我老公说:“你最耿直,我喜欢,我们来干杯。”说完,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惊得我老公也只好一干而尽。可是故事并没有到此为止,五保马上又给自己斟满了酒,还要和我老公干杯。后来我老公经常对别人说:哎呀,泸州人太能喝了,我连一个老太太都喝不过。

我母亲病重的时候,七十多岁的二舅娘组织母亲娘家亲戚十几个人,共开了四辆车,浩浩荡荡地从300公里远的泸州来到成都,来看望母亲,和母亲作最后的告别。母亲的兄弟姐妹,每家都来了几个代表,那一次,五保也来了。浓浓的亲情,那是人世间最值得珍惜的感情,给了母亲最温心的慰藉。

感念五保对母亲的深情,去年,当我得知五保因病离开人世时,我赶回了泸州,为老人守灵,送亲爱的五保最后一程。那一次,我才从人们的口中,得知五保生活中诸多的不如意,而我却从未从五保的言谈中感觉到她的苦和痛,我只知道五保爱说爱笑,和母亲一样爱说爱笑。

这几天,总是想起五保,才想起五保一周年的忌日到了。写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五保叫什么名字,我只记住了她是我的五保,只记住了五保的热情、五保的好、五保的童真和五保的笑。



社区文化长廊展示:

怀念五保(晓露原创) - 晓露* - 作家晓露的博客

 

怀念五保(晓露原创) - 晓露* - 作家晓露的博客
 
怀念五保(晓露原创) - 晓露* - 作家晓露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