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三线情缘(晓露原创)  

2011-06-23 22:3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晓露(刘常琼)

 

    这个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又实在太小。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天南地北一群毫不相干的人,会因某种情感而心心相印,走到一起,你相信吗?
    2009年,为了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我写作的 ?三线精神永放光芒?一文在“共和国不会忘记”全国征文大赛中荣获一等奖。这篇文章上传到我的博客上后,引起了博友们的关注,评论达到几百条。上海的霍日炽老师通过搏客不断与我交流,我们成了知心的忘年交网友。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始,我们国家集中了三个五年计划的人力、物力、财力,在中国的中、西部十三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史称“三线建设”。参加过三线建设、在三线企业工作过或者在三线企业长大的人都自称为“三线人”。前前后后几十年,三线人应多达几千万人。
    霍老师当年也是上海支援内地、工作在湖南的三线企业的三线人,具有强烈的三线情怀。他告诉我,当年上海曾有120万人支援内地的三线建设,其中的一些人后来又回到了上海。三线建设的特殊经历让他们聚到了一起,他们拍照片、写文章,缅怀那段激情壮怀的岁月。他们收集了来自于全国三线人写的有关三线建设的文章,打算结集出版一本名叫?三线春秋》的散文集,并邀我担任编委。很是汗颜,我借口工作繁忙,基本没有过问过他们出书的进展情况。
    霍老师想要一本我写的书?让优秀成为习惯》,但他却不让我寄给他,说是要用礼物给我换书,于是我在他的搏客上读到了这样一篇文章?“晓露”和印章》。原来,霍老师亲自去选购了一方石料,并亲自书写、刻制,为我制作了一枚印章,打算用这枚印章来换取我的书。一位未曾谋面的老人,只因共同的三线情感,为我精心制作如此珍贵的礼品,我内心深为感动。
    霍老师说他要请他的朋友倪同正从上海回四川彭州时将印章亲自交给我。他说倪同正也是三线人,是原锦江厂的办公室主任,我立即想到了位于彭州丹景山镇的四川锦江油泵油嘴厂。原因是在锦江厂旁边还有一家三线厂,名叫中亚厂,2005年至2006年,我们天兴厂曾租用过该厂的装配工房,我带领员工在那里工作和生活了一年多,偶尔会散步到锦江厂去,所以知道锦江厂。果然,倪同正就是那个厂的退休职工。
    话分另一头说。我有一位天兴子弟校的同学,笔名叫黎明,他现在是成都传媒集团的记者。有一次他告诉我,他想搞中国西部工业题材的内容,我被他这个宏伟的计划而震撼。我说,这个想法非常好,太有意义了,但难度很大,我认识原国务院三线建设调整改造规划办公室主任王春才,你可以向他求助,他一定能够帮助你。说来真巧,王春才的孙子现在竟然和黎明是同事,于是我就请黎明将我的书通过王春才的孙子转交王春才。
    后来,我专程来到王春才家看望王春才夫妻俩。已经七十多岁高龄的王伯伯非常高兴,亲笔签名送了我一本《元帅的最后岁月——彭德怀在大西南》。王老写的这本书已经是第四次修改、第四次再版了,前几版他都送的有给我,第一版名叫《彭德怀在三线》,出版于1991年。王伯伯的夫人吕阿姨说,他每天就知道趴着写书,颈椎都写出了毛病,得点稿费也全部买了书送人。我问:“王伯伯,您几十年一直坚持写彭德怀,到底是为了什么?”他说:“我写彭德怀,首先是我敬重他的为人,二是为了通过写彭德怀来写三线。三线建设是一项每大的事业,许多人为之奋斗,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创造了许多人间奇迹和可歌可泣的故事。以前,三线建设是保密的,不允许报道,所以鲜为人知,现在,三线建设解密了,我们要把那段历史写出来,大力讴歌三线人的奉献精神,大力讴歌三线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
    王伯伯停顿了一下,从书柜里抱出厚厚的三本书给我,说:“这是一家三线厂——锦江厂的职工写的他们自己的故事,我为他们写的序,你拿去看看,今后也把你和三线的故事写出来。”我翻着《锦江岁月》、《锦江岁月续集》和《锦江情韵》这几本厚厚的书籍,在编者和作者的名字中多处看到了倪同正的名字,我忍不住笑了。我把我和霍日炽、倪同正、黎明和王伯伯的孙子之间的故事讲给王伯伯听,我说:“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了。这些本来相距遥远、毫不相干的人,在您这里转成了一个大圆圈。神奇,实在太神奇了,这都是三线情结下的缘份。”
    我阅读了《锦江岁月》等几本书后,被锦江人的故事深深感动,特别是“锦江魂”石碑的矗立过程更让我思考了很多天。一个已经改制了很多年的企业,当年的职工们仍然深深地爱着它,还要在它的厂区立碑纪念。锦江魂到底是什么魂?为什么会魂魄不散?我想,锦江魂其实就是三线魂,是三线精神。三线精神就是时刻听从党召唤的理想主义精神,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重,无条件地服从分配,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三线精神就是奉献精神,在恶劣的环境中艰苦奋斗,奉献出自己的聪明才智,奉献出一切,创造出种种人间奇迹;三线精神是集体主义精神,职工们爱厂如家,与企业荣辱与共,具有高度的集体荣誉感和凝聚力。
    2011年6月15日晚上,我来到了倪同正在锦江厂的家中,当年风华正茂的办公室主任已是两鬓斑白,客气的倪老师还请来中亚厂的摄友骆驼一起陪同叙谈。我给倪老师带来了20本我的书,倪老师郑重地拿出一张写好了名字的纸条,准备好笔,要求我签名赠书给这些人。等我签完了名,倪老师将霍日炽老师给我刻制的印章庄重地递给我,并备好印泥,要求用印章在书上盖上我的大名。珍贵的礼物,隆重的礼仪,令我不胜惶恐。
    倪老师又送给我一大堆礼物:锦江人写的三本书,许近仁的诗集《风吹过的日子》,陆月星主编的《璀璨夜浦东》,锦江人监制的“锦江魂”酒。这太令人感动了。这些不曾谋面的朋友,只因我写出了他们心里想说的话,就给予我如此高的礼遇,我受之有愧啊。
    倪老师他们征集的《三线春秋》的文章我还没有看到过,但我相信,有倪老师他们这样一批赤胆忠心的三线人,有他们这样一批乐于奉献的三线人,有他们这样一批认真负责的三线人,一定会向读者呈送一本精美的精神食粮。
三线情缘(晓露原创) - 晓露* - 魅力晓露
这些是全国各地的三线人送给我的礼物,包括:原国务院三线调整改革办公室主任王春才写作的书籍《元帅的最后岁月——彭德怀在大西南》,四川彭州市锦江厂人写的书《锦江岁月》、《锦江岁月续集》、《锦江情韵》,倪同正送我的“锦江魂”酒,上海许近仁的诗集《风吹过的岁月》,上海陆月星主编的影集《璀璨夜浦东》,上海霍日炽给我刻制的印章。
 
三线情缘(晓露原创) - 晓露* - 魅力晓露
 在倪同正家合影留念。右起:晓露、骆驼、倪同正、晓露的同事罗剑波、倪同正的夫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92)|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