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回老家(原创)  

2010-04-16 21:1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晓露*(刘常琼)

今年清明节期间,我随老公一起回到他的乐至老家上坟,同行的除了侄儿全小林外,还有一对40多岁的夫妇,男的叫马太国,是老公大舅舅的孙儿。要把他的故事说清楚,还要上溯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

 

一、背井离乡的辛酸故事

 

大舅舅的家与老公的家相距很近,中间只隔着一条沟,两家看得见也喊得应。大舅舅生了一对儿子后,被抓壮丁的抓走了,从此杳无音讯。现在的年轻人也许不知道什么叫抓壮丁,那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国民党政府在内地强行征兵,看见青壮年男子就抓去当兵,很多人死掉了,有的后来跟着溃逃的国民党队伍去了台湾。抓壮丁给四川老百姓的生活带来极大的灾难,造成很多家庭残缺不全,电影《抓壮丁》演得就是那段历史。老公的父亲即我的老人公当时在茶馆里当伙计,来了一群国民党兵,老人公给他们掺茶倒水,那个当官的向茶老板说他要把老人公带走,老板赶紧给老人公递了个点子,老人公借口出去挑水,出得门来,水桶一扔,拔腿就逃,才逃过一劫;我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就是为了躲壮丁才离开老家,进了国民党的军工厂;父亲的一个亲舅舅也是被抓了壮丁后,从此一去无消息。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医院住院,向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了解那段历史,老人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起来。老人说,国民党政府腐败,老百姓吃不饱饭,军队里对当兵的又不好,打得很凶,抓住逃兵就是枪毙,哪个愿意去当兵?国民党在路上见到青壮年男人就抓走,还不得给你家里说一声。共产党就不是这样做的,共产党是公开征兵,对老百姓好,对当兵的好,老百姓拥护,共产党咋不胜嘛?国民党不垮才怪,这些我们都是看着过来的。

老公的大舅舅被抓了壮丁,大舅娘改嫁走了,剩下一双儿子跟着残疾的、未成过家的三舅舅一起相依为命。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我们国家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人民生活十分困难。那个年代,乐至老家生活也非常艰难,粮食不够吃,柴火不够烧,很多人远走他乡,另谋生路。大舅舅的大儿媳(即马太国的妈妈)是一个能干要强的女人,听说遥远的剑阁县山区不缺柴烧,土地也很多,她就带着一家老小五口人,迁徙过去。由于路途遥远,四十多年了一家人再也没有回过老家。我相信,那条离家之路,一定是一步三回头,步步泪水流的辛酸逃荒行。

 

二、第一次回老家

 

马太国夫妻两个现在在成都打工,清明节放假老公就约上他们一起回老家看看。马太国是在剑阁县出生的,从未回过乐至老家,但他经常听他妈妈讲老家的事情,对老家的地名是耳熟能详,一路上老公都在对他讲老家的故事,看得出他非常激动。回到老家后,还在田间院坝,老家所剩不多的乡亲就围了上来,热情招呼过后,老公向他们介绍了马太国夫妻俩,很多老年人就向马太国讲述起他们家几十年前在老家的事,马太国显然被这种回到家的亲情所感染,很是高兴。

只有二哥一个人还在老家生活,老祖屋已经年久失修不能居住了,二哥就居住在三哥的家里,三哥全家也都到成都打工了,房子闲着二哥正好给他们照看。大哥家的小汽车停在路边,大哥、大嫂和儿子、媳妇已先回到了老家,二姐、二姐夫、三姐、三姐夫晚上也赶回来了。见到马太国,二姐、三姐止不住又激动了一回。她们拉着他的手说,你们家搬走了,我们妈呕气啊,天天想你们一家人天天哭啊,就生了病,你们家才走了两年多我们妈就气死了。你妈那么能干,咋个一走四十多年也不回来看看。说着说着,两姊妹眼眶里就盈满了泪水。马太国在剑阁的家我前年随老公去过,就是以现在交通发达年代的眼光来看,他们家居住的地方仍是很偏僻遥远的,在以前那个年代他们一家老小从老家迁徒过去,真难以想像他们是怎么去的,我感觉就像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马太国的妈妈(我随老公喊大表嫂)何尝不想回老家,我们去的时候,她拉着我们说不完的思乡话,泪水常在她的眼眶里打转转。

吃饭的时候,大家开始约定时间,什么时候一起到剑阁去,去看看已经92岁高龄的三舅舅,去看看大表嫂一家人。现在经济条件好了,交通、通讯都方便了,走一趟剑阁县已经不再是难事。大家说着,讨论着,笑逐颜开,仿佛就要见到久别的亲人一般。

第二天上坟,一大家子十几个人在田间小道上迤逦而行。全家人先来到了马太国家遗址前,为马太国的曾祖父、曾祖母即老公的外公、外婆上坟。在一片蔬菜地里,残留着一个用条石砌成的猪圈,大嫂说,小马,这就是你们家的猪圈,这儿还有一个石磨也是你们家的。马太国深呼吸一下,平静了一下心情,掏出手机不停地拍照。在房屋遗址侧面和前面,分别是两位先人的坟冢,大家摆上刀头、白酒,点上香、烛、纸钱,马太国夫妻俩虔诚地磕头作揖。出生四十多年,第一次回到父母口中念念不忘的祖籍,第一次在祖先的坟上祭奠,马太国心中一定感慨良多。

 

三、寻亲

 

马太国说,他中午给他妈妈打了电话,告诉他妈妈他回到了老家,他妈妈对他说,他有一个表姐住在童家镇附近,请他去找一找,于是返程时我们一路询问,顺利地找到了马太国表姐家。这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农家妇女,是马太国大舅舅的女儿,一个快言快语、泼辣能干的典型的四川妇女,听我们说明了来意,她就抱着三个月大的小孙子,摔领儿子、儿媳和8岁大的大孙女热情地迎了出来。

马表姐家堂屋正中,醒目地摆着一张老人的遗像,那是马表姐的父亲即马太国的大舅舅的。马表姐又找出一张老人的遗像,是她的婆、即马太国的外婆的,一位活到97岁高龄、已去世十几年的老人。两位逝去的老人也是马太国妈妈的母亲和大哥,这些至亲的去世,马太国的妈妈都不知道消息,更不可能回来奔丧,想想都觉得可怕。距离、贫穷,剥夺了人的亲情交往,马太国的妈妈一定有很多撕心裂肺的感受。见马太国拿出手机一脸肃穆地拍着两张遗像,马表姐的儿子懂事地说,我电脑里有,我用打印机给你打出来。

马太国与他母亲的电话终于打通了,马表姐激动地接过电话与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姑姑通起电话来。几十年未沟通的亲情,在这一时刻终于得以痛快地渲泻。马表姐对她的姑姑说,我们今年一定要抽个时间过来看看你老人家。

马表姐把在街上办事的表姐夫叫了回来,我给他们照了合影留念。他们相互留下了联系电话,马表姐的儿子在成都工作的地点距离马太国工作的地方不远,他们今后要见面就很方便了。

热情的马表姐一家执意要留我们吃晚饭,想到还要赶回成都,我们就婉转推辞了。马表姐见不能留下我们,就叫儿媳妇给我们装了一大袋新鲜豌豆荚送给我们。

 

四、返程

 

此次回老家,收获最大的当属马太国了。血浓于水啊,时间和距离阻挡不了血脉相连。几十年的阻隔,使亲情变得遥远、飘渺,通过这次行动,重又找回了久别的亲情,仍是那么亲热,那么温暖。

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现在老家的人走出去的更多了,老家的房屋大多已经荒芜。但现在交通方便,通讯发达,无论走多远都能够保持与老家的联系,无论走多远都能够快捷地回家,现在的人不会再受马太国母亲那代人那种苦了。

我们从乐至经简阳上成渝高速返回成都,路上返回成都的小车特别多,造成交通拥堵,估计大多数都是清明节回老家祭祖的。举目四望,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间杂一些金黄色的油菜花,我们的心情也像这块希望的田野一样开心舒畅,一点没有“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感觉,“清明时节阳光媚,车流滚滚赶路急;归乡祭祖亲人聚,血浓于水感天地”才是我们的真实感受。

 

  评论这张
 
阅读(1328)|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