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黑夜,发现被人跟踪(原创)  

2008-08-27 23:3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季的一个晚上九点多钟,我独自一人走上楼梯,要回到七楼也是顶楼的家中。走到五楼的时候,我感觉后面有人跟踪,扭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是他!我的心骤然间狂跳起来,血直往上涌,差点就要晕厥过去。我强作镇定,依然慢慢向上走着,头脑里在急速地想着对策。我走到了六楼,走到了七楼,走到了家门口,我掏出了钥匙,但我突然不打算开门了,而是一转身,面对已经走到六楼半的他......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很奇怪的电话,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他直接报出我的姓名和职务,说找我有事,我问他是谁找我有什么事,他避而不答,而是问我掉了什么东西没有,他拣到了,要亲自交还给我。我感觉我没有丢什么东西,对方的声音又完全陌生,问他是什么东西他也不说,只是叫我想想。我实在猜不透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只好对他说:“我好像没掉什么东西,你愿意还我就还,不愿意还我就算了。”然后把电话挂断了。没一会儿,他又把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拣到了我的岗位牌。我一找,真还没找到我的岗位牌。我想不透我的岗位牌怎么会不在了呢?每天上班时间我都要戴在胸前的,下班就取了放在办公桌上。

        我觉这件事太蹊跷了。难道是掉在工房了?还是掉在厂区里了?或者是下班忘了取,掉在上下班的路上了?这个岗位牌掉了就掉了,再补一块不就行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奇怪这人怎么这么看重。同事对我开玩笑说,说不定是小伙子看上你了。这也许有可能,因为我的岗位牌上我的职务栏上写的是“某分厂副厂长”,上面贴的相片看起来年轻漂亮,笑容灿烂,就像二十多岁的人。

        随后的几天,这个陌生男子的电话又打来很多次,总是要求约定时间要当面把岗位牌还给我,我对他说岗位牌我不要了,你不用费心还我了,但他不听,还是经常地打电话给我。有一天,他说他已经在我们公司的门岗那里了,我就叫他把我岗位牌交给门岗我自己去取就行了,可是他还是不愿意,又走了。这样的次数多了,把我搞得很烦也很害怕,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到底有没有恶意。同事从开始的开玩笑到后来也认为这事有点离奇,有点可怕,都叫我小心着点,下班的时候也陪我一起走,不让我单独行动。

       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那个陌生男子的电话又打到了家里,还是要约我见面。我的心猛地抽紧了。他是谁?他要干什么?他怎么找到我家中的电话的?如果我再不答应见他,他一定会找到我的家,我家里平时只有我和上小学的女儿,老公不在家。万一?我不敢往下想了,先答应他见见面再说。于是我就问他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工作,他告诉了我他的姓名并说他就在我们公司附近的一家修车厂上班。我同他约定,晚上八点钟在我们小区大门口见面。他说他身穿黑色的西装,手拿一本杂志,在那里等我。

        我赶快打电话找来一位男同学,让他陪着我一同去。走到小区门口,果然看到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二十多岁、斯斯文文的男青年,手拿着一本杂志在大门口站着,左顾右盼的。 我远远地打量着他,觉得他不像一个坏人,就对男同学说:“你不要乱来,让我单独去同他说说话。”

        我走过去,对他说:“你好,我是某某某,你是在等我吗?”

        他一楞,慌忙地说:“哦,是、是的。”

        我说:“你可以把我的岗位牌还给我了吗?”

         他说:“可以可以。”

        他把岗位牌拿了出来,但并不想还给我的样子。“我、我”的吞吞吐吐好一阵。

        我说:“不愿意还我,是需要我感谢你吗?”

        这样一说,他急了,说:“不是不是。”忙把手中的岗位牌递给我。

        我接了过来,看了看,确实是我的岗位牌。

        我说:“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走了。”

        他急了,说:“不,不,我有事。”

        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又吞吞吐吐起来,半天说不清楚。

        我感觉他就象一个从偏远地方来的、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欲言又止、腼腆的神情,说不定他真有什么事情要求我呢。我还想继续与他摆谈一会儿,我那位站在不远处观察的男同学不耐烦地走上前来,很生硬地对着那个男青年说道:“小伙子我警告你,千万不要打什么坏主意,不然我收拾你。”

        那个男青年显然被吓住了,慌慌张张地说:“没、没有,我没打坏主意。”

        男同学吼道:“没什么事你就可以走了,别老缠着别人。”

        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就对男同学说:“不要为难他。”又对男青年说:“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我要走了,再次谢谢你。”然后我就和男同学一起走进了小区。我悄悄地回头望了望,那个男青年好像迟疑地站了一会儿,向远处走了。

        我和男同学边走边议论着刚才的事,猜不透这个男青年的行为目的,感觉他不像一个坏人,但行为举止又过于诡异,还是有一些不放心,担心他会跟踪进来,于是我们两人就在小区里转了几圈(小区是占地200亩的大小区),确信没有看见那个小伙子了,我们才分手回家。于是发生了本文开头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我发现我被那位男青年跟踪的时候,那一瞬间,我感到极度的恐惧。我家住顶楼,这个时候邻居们都在外面散步,没有人在家;如果我开门进屋,在我开门的时候,那个男青年说不定会冲进我的家,万一把我反锁在屋里,欲行不轨,我就没有退路了,我不能让他有机会进屋。当我走到家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突然转过身,面对男青年,强作镇定地问道:“你在楼上有亲戚吗?”已经走到六楼半的男青年,压根没想到我会转过身来,反而被我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说:“没、没有。”我说:“那你上来干什么?”男青年还是张口结舌地说不出来。我又觉得他有点可怜,动了恻隐之心,问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男青年还是慌里慌张的,说:“没事。”就转身下楼了。

        我目送着他走下楼去,听着他下楼的脚步声确实走远了,才急忙打开门,钻进屋,迅速地把门关好反锁上。坐到沙发上,心狂跳不止,他竟然跟踪到了我的家,他到底想干什么?想到一会儿上晚自习的女儿就要下课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危险,可是我不敢一个人出门,越想越可怕。老公工作的地点离得远,不可能赶回来。怎么办?怎么办?

        冷静了片刻,我拿起了电话,给几位男同学打电话,电话中只急促地告诉他们,我遇到了危险,叫他们立即到我家来,把车开过来,来了再告诉他们详情。过了一会儿,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赶来了,我把情况简单地说明了一下,同学们都激动起来,有的说,去把那个小伙子找到揍一顿,有的说,今晚上我们都不走了,就在你家客厅呆着保护你。我说:“我们先到学校去接我的女儿,不要对她说什么,把她安全送回家后,我们开着车子去转一转,看有没有那个男青年说的修车厂,那个男青年有没有在那里上班,如果找得到他,就当面问清楚他想干什么。不搞清楚,今晚我没法睡觉。我太害怕了。”

        把女儿送回家后,我千叮咛万嘱咐,叫她一个人千万不要出门,有人敲门也不要开门,有什么事赶快给我打电话。然后我们就开着车到附近的各个修车厂去找人。

        开始几家修车厂,都是几个男同学跳下车直接去问别人有没有叫那个名字的人,被问到的人都很戒备,都说不认识这个人,然后就问有什么事等等。我一看这样不行,打听不出真实情况,达不到目的。因为我只想知道男青年有没有对我撒谎,如果确实有这么一个修车厂,确实在这么一个修车厂有这个男青年,我就相信这个男青年是善良的诚实的,我就可以放心。于是到另一家修车厂的时候,我不让几位男同学下车,而是我一个人下去,和颜悦色地对别人说:“你们认不认识某某某,我找他有事,听说他就在这一带的修车厂工作。”然后与别人东拉西扯地闲聊几句。终于有人告诉我,认识这个人,就在下一家修车厂工作。

        来到下一家修车厂,已经是深夜11点多钟了,我先下车,几位男同学也跟着下了车。修车厂门口有一个老大爷在扫地,他说有这个人,是老板的表弟。一会儿,出来一个30来岁的男人,看样子就是老板。他很戒备地反问我们,来这么多人到底找他表弟有什么事?是他闯祸了吗?打架了吗?

        原来他们担心这个,我再一看我们这一行也真够吓人的,一女五男,还开着车,好庞大的一个队伍,难怪人家会怀疑。我连忙给他们解释,说他表弟没有在外面闯祸,而是他做了好事,帮我拣到了东西,我是来感谢他的。老板还是有些不相信,说来感谢他用得着来这么多人吗?他以为表弟一定是在外面闯祸了,被人找上门来了。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我说,你表弟的行为让我担心害怕,你能不能把你的表弟叫出来一下,我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老板说表弟出去了,还没有回来。我说,老板,那么你分析一下,你认为你表弟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见我确实没有恶意,老板就同我摆谈起来。他说他的表弟几个月前才从乡下老家出来,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不爱说话。表弟在他这里,万一出了事不好向他父母交代。他也搞不清楚表弟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打电话给我,听说让我受到了惊吓,老板代他表弟向我赔礼道歉,说表弟回来教育他,叫他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

        后来老板又看了一下我的岗位牌,说,他表弟有可能见我是什么副厂长,见我们公司又那么大,可能想找我给他找个工作吧。不过他也认为,他表弟的行为确实欠妥。

        老板说的可能有道理。我们有意在那里多停留一会儿,就是想等男青年回来,但都快到12点了还没有见到人,也许他回来了见到我们这么多人兴师动众的,吓住了不敢露面,我们只好离开了。

        后来那个男青年再也没有打电话给我,我也没有再见到他。

 

        这事已经过去7年了,每每走过那条寻找修车厂的路,我就要想起这件事,想起当初受到的惊吓,也在感叹,如果后来我再遇到那个男青年,我一定会主动问他是不是需要我帮他找工作,我一定会帮他的。我是一个女人,不管女人外表上看起来是多么的泼辣坚强,其实内心都是极度敏感脆弱的,具有天生的防范意识。女人一旦发现有危险,经常会想得很极端,自己吓自己,没有办法,这是女人的天性。这样的事,真的不希望再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778)|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