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远去的天星沟

远去的天星沟,我的三线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晓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研究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理事,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龙泉驿区作家协会会员,望月文学会副主编。多年从事企业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牵挂黄二(晓露原创)  

2006-06-27 17:33:06|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晓露(刘常琼)

 

(此文编入晓露博客文集《让优秀成为习惯》一书)

 

 

我有一个堂姐,我们家族中的老老小小都叫她黄二。其实,她既不姓黄,排行也不是老二。

她是我幺叔唯一的、未曾见上一面的女儿。

我的奶奶一生共生育了十一个孩子,因家贫,其中八个女孩都夭折了,只剩下三个儿子。我们这一辈共有九个姊妹,我最小,家族中长幼都喊我幺妹。比我大一点的是黄二,她比我大不到一岁。

母亲说,幺叔长得高高大大,相貌堂堂(从父亲和二叔的长相也能看出几分)。刚解放那几年,老百姓高兴啊,总是唱不完的歌跳不完的舞。那时还是少年的幺叔每天都要去扭秧歌打腰鼓,随时嘴里都哼着歌曲,幺叔的舞跳的好得很。很可惜的是,六十年代初生活紧张时期,幺叔在兰州修铁路,条件极为艰苦,因为澜尾炎动手术,不幸去世,时年才二十七岁。可怜黄二那时在家乡才刚刚出生二十七天,未曾享受过一天的父爱就永远地失去了父亲。

那时候,爷爷、二叔一家和黄二娘俩,一同住在一个乡场上,我们一家和奶奶随父亲住在一个大型的兵工厂里,相隔有几十里路。幺叔去世后,奶奶又回乡场上去带了很长时间的黄二。

黄二小时候体弱,爱生病,大人们就将她拜祭给场上的一棵大黄桷树做干女儿,跟着姓黄。二叔的大儿子也因为这个缘故做了黄桷树的干儿子,他是黄大,堂姐就是黄二了。那个年代,条件很差,小孩子都不容易养活,大人们就给自己的孩子起一些诸如花狗黄狗黑狗之类很贱的名字让大家喊,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孩子喊大留住。有的人家,孩子不喊自己的父亲为爸爸而喊保保,也是这个缘故。黄二成了黄桷树的干女儿后,家族中的老老小小,隔壁邻居,都叫她黄二,连我这个唯一的妹妹,也从未叫过她一声姐姐,她的书名,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小时候与黄二在一起的记忆很少很少,只是在文化大革命武斗时期,黄二在我们家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大概三、四岁。只有两件事我记忆深刻,一件事是洗脚,另一件事是黄二赌气出走。

黄二在我们家的时候,我是她十足的跟屁虫,对她言听计从。奶奶的皮肤很白很细腻,黄二却长得黑黝黝的,我则介于她们二者之间,没有奶奶白但却比黄二白很多。黄二很羡慕雪白的肌肤,她对我说,我们每天用奶奶洗过脚的水洗脚,皮肤就会变得象奶奶的一样白。于是我们两个傻孩子,每天奶奶洗脚的时候就候在旁边,等奶奶一洗完脚,赶紧把我们的小脚伸进水里。开始奶奶不知道我们在搞什么名堂,后来明白了,禁不住哑然失笑。

有一天黄昏时候了,可能是我惹黄二生气了,她收拾收拾,挟着一个小包袱就冲了出去,说要回家。奶奶急得大喊大叫,她还是跑得没了人影,我在旁边悻悻的,很不是滋味,后来还是母亲把她追了回来。母亲后来责怪我的时候,我十分的不服气,噘着嘴咕哝,说是她太小气,又没说她什么她就要跑。母亲就叹口气说,这孩子太可怜了,从小没有爹,她在我们家做客,我们都要让着她点。那段时间,我深深的感觉到全家人尤其是奶奶对黄二的怜爱。

这件小事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了。但在黄昏的夕阳里,一个小姑娘挟着个小包袱,奔走在青石板路上,那样的孤独凄凉,这个镜头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随时想起来,都是那样清晰,仿佛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在我的相册里,只有一张与黄二小时候的合影。那是七十年代初期,我八岁的时候,我们家除大姐外,都要随父亲迁到千里之外的一个山区去,因为要去支援那里新建的一家国防厂。黄二同二叔的女儿一起来送我们,于是有了这张相片。

我们走后两三年,黄二也被她母亲接到了云南。在黄二五岁多的时候,她母亲改嫁给一个姓王的叔叔,王叔叔在云南工作。那时候,交通和通讯都很差,我们和黄二天各一方,互相都没有通信。这些都是后来才知道的。知道黄二到云南去了,我们全家人,尤其是奶奶叹息了很久,常常说,这辈子还不知能不能再见到她。

我十五岁那年,通过二叔多方打听,终于有了黄二的通信地址,于是我开始同黄二通信。黄二每一次都很及时地回信,她的信总是写得很工整,每一个字都方方正正的从不潦草。我们互相交换了好多照片。她寄来的每一张照片,我至今都完好地保存在相册里。

1985年,黄二结婚时同丈夫一起回了一趟家乡,我匆匆地赶回去,同黄二在一起聚了几天。那天相见时,我们两姐妹拥抱在一起,高兴地又喊又叫。我们已经有13年没见过面了,她还是黑黑的,长得高高大大,比我还高一公分。她性格内向,沉稳,不多说话。我借了单位的一部120相机,照了好多的黑白照片。

转眼到了2001年夏天,我们的工厂已经整体搬迁到了成都。黄二带着她的女儿到成都旅游和探亲。81岁高龄的父亲与黄二已有30多年没见过面了,见到黄二,就想起了已过世的幺叔和爷爷、奶奶,父亲激动得老泪纵横。

黄二回去后,我们通过几次电话,后来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后来听说,她回去后就离婚了搬家了。我心里非常非常难过,非常自责。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我没有给过她一丝一毫的安慰。她,远在异乡,无父无母,没有亲人,谁能帮助她?牵挂,无边无际的牵挂。这就是亲情呵,不论千山万水,不论天长地久,亲人,永远都在为她牵肠挂肚。

黄二啊,我不知你是否已平安地渡过人生的大变故,我不知你现在是否过得好,我们很想念你。父母都是七、八十岁高龄的老人了,他们放不下你,常常念起你。当他们听说我要到云南出差时,马上就对我说,叫我到云南去找你,去看你。

黄二,亲人永远都在牵挂你。

2004826日于成都至昆明的火车上)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